abC Interview | Nameless

nameless
接触了很多的独立团体,有些是专职,有些有各自的工作,方式的差异是因为这件事的无限可能。这件事,我们经常对别人说起,也一直被问。可解释多了,回答好像有了固定句式。我们做的全部加起来也不够说明白我们是谁,在做什么。于是你会发现,有些人对于自己是谁并不多做解释,而是花精力更专注于那些自己喜爱的,美好的事情上。我相信nameless属于这一类。

好像书展开幕那天吧,他们来了很多人,聊天的时候感觉被包围了…哈哈哈 你们一定很多人都知道NAMELESS~并且喜爱着他们吧~今天就正式介绍一下子。

 


 

关于名字,你可能不会记住,你要记的事情太多了,那么干脆我们就没有名字吧,放轻松,来看画吧:)

 NAMELESS 

  • 来自上海成立于2012年的独立出版小团体,目前成员Ray、Joey、树树、雅雯、妍仔、Lulu、Fanceen和小夏。
  • 是关于插画的独立出版物,至今已经出版5期。每期指定一个主题进行创作,分享及记录我们的生活、态度和怪怪的小心思。

5期回顾

15.pic_hd

16.pic_hd

17.pic_hd

18.pic_hd

19.pic_hd

D=DREAMER Group(魏臻)

N=Nameless Group

(哈哈哈…组织的对话)

D:怎么会想到要做这个 NAMELESS ?能不能稍微讲一下当时的情况,以及你们如何确定这个定位的。

N:在工作中碰到几个志同道合的好友,大家都热爱艺术和独立出版物。于是一拍即合产生了 NAMELESS 。我们没有很清晰的定位,大概就是热爱生活、热爱插画、热爱艺术的人群,年龄段嘛,8岁到80岁(哈哈哈)

我们喜欢画画,然后大家一起画画,当初决定要叫“NAMELESS”这个名字,就是想要低调的做一个爱画画人,同时希望有点酷酷地保持神秘感。

D:一个是你们希望的 NAMELESS 的定位,一个是它自己实际呈现出的模样,这两者在2012年到现在的这段时间内,你们觉得落差大吗,为了实现它遇到过什么困难?

N:在制作的过程中的确碰到不少困难。最大的困难是时间,因为大家有自己的工作和家庭,必须挤出时间来做创意。然而创意的过程还是比较纠结的。一个好的idea需要不停的修改揣摩,往往会做好几个稿子,最终留一个最满意的。过程也很漫长。但每次自己的作品成为成品后,还是很欣慰的。落差倒是谈不上,只是希望自己能有更多更好的表现形式。

nameless 2-6 nameless 2-3

第二期内页(好厉害,我们去年才想起可以做年历呢…)

D:NAMELESS 的周期是?每期的主题如何确定?

N:无固定周期,主题来自每次讨论的头脑风暴后大家集体投票选出来,一切有意思的生活或者话题都可以是主题。

nameless 5-4

D:会不会觉得因为在上海开始,NAMELESS 就是属于上海的一部分。你们有想过去别的城市吗?

N:上海是 NAMELESS 大本营,不过我们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生活背景。NAMELESS 属于更多的人,我们也希望能把杂志带到其他城市。之前也有策展人把我们的小书带去台南还有美国,我们希望是但不管在哪里,我们都还是会把 NAMELESS 一起做下去。

nameless 4-4 nameless 4-7

第四期内页(特别喜欢这些照片)

nameless 4-6 nameless 4-2 nameless 3-4

第五期内页(是最新的一期哟)

D:能不能简单谈一谈你们各自的工作。也包括说,你们各自都如何平衡它与 NAMELESS 在你们生活中的关系。在你们的小团体里,分工是怎么样的呢。

N:我们都是设计师,有做平面的,也有做室内设计的,有做UI设计的,平常工作之外会抽一些业余时间来画 NAMELESS ,这与工作不太会有冲击,毕竟我们并没有在 NAMELESS 的宣传上花费过多的时间,在团体里,有人负责印刷,有人负责裁切,有人负责装订,没有明确分工,这些更多的是一个自主的行为。

长期招九晚五的生活消磨掉了我很多的兴趣,但是每次拿到 NAMELESS 的新主题,就感觉又有了新的动力,会花时间去想,去画,然后感慨画画真的是一件美好的事。

D:作为关于插画的独立出版物,你们觉得这类出版物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或者说,你们愿意把 NAMELESS 做成什么样子?

N:说到独立出版物。类别很多,单说插画类的,从比亚兹莱(Aubrey Beardsley)的 The Yellow Book  到如今的 NOBROW 等等……只是坚持下来的不多。可能对于我们 NAMELESS 来说, 重点不在于出了几期, 而在于小伙伴们的想法和能否继续坚持。总之,我觉得做的开心就好。

希望会有更多的人喜欢 NAMELESS ,也希望大家可以和我们一起来玩儿。嗯,希望 NAMELESS 以后可以出一点周边产品。

采访时间/

2016年2月

 

NAMELESS #5 已在淘宝店代售

dreamer-fty.taobao.com

 

abC Interview | Modes Vu 方眼

 

这个时代的艺术(书籍、电影、服装等),它们都需要一个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顾及前后,来支持人人参与,并且进行维护。过程中涉及的方方面面,Modes Works都视为艺术。而Modes Vu作为Modes Works的出版部门,选择了对于书籍设计与制作来说都清晰可见的方式,让人能够轻松地把想法转变成现实。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寻找合适的出版人,借此融入一种探索新摄影方式的过程里,应用全程数码的、虚拟的工作方式,完成一本书。对于摄影书的思考,每一步都被呈现为一个系列,而书最后的样子,先神秘一下。

 

DSC01738

 

他们去年参加了书展。显眼的LOGO,加上特别制作的桌布。上面摆放着Workbooks和Greens两个系列。后者是进阶版本,出版内容必须在前者的范围内挑选。而这两部计划已于2013年和2015年开始进行。如果你当时有来,一定看到了两个蓝衣少年,哈哈哈,站在桌前讲解。今年8月的书展,说不定又会出现哦,可以来现场进行face to face的交流…真的超有趣(我不是故意剧透)。

 

以下为简单的采访。

D=DREAMER Group(魏臻)   M=Modes Vu

D:目前为止,你们觉得自己一直在坚持寻找的是什么,想法会有变化吗?

M:我们的想法没改变。简单说,我们抱着最早“我觉得这好,我就给它做了”的这种想法。从无到有,也不知道真做出来是怎样的,好不好。至少现在有那么一小群人就觉得好,就觉得有意思,然后我们也这么觉得。那这样心里就踏实,自然也就会继续做。

因为我们都有自己的事,不是全职的做。我们除了以最基本的形式在微博,Tumblr,Instagram上偶尔更更新什么的,根本不做宣传。也没被什么杂志采访过,上过什么谁谁谁的博客,国内外还是有好多人知道我们了,觉得我们挺好的,我们也觉得挺高兴。

D:能说一说整个过程中你们在意的点吗?特别是每一次重新编辑设计时,会怎么考虑?

M:我们想融入到一种新的摄影风格的探索过程里面去。那么这样的话我们就得自己弄一个以出版单位,编辑,作者构成的环境舒适的三方平台。我们采用的是“即买即印”的出版方式。这是一个“零”成本的,包含书籍装帧,图文编辑,贩卖的全程数码的,虚拟的工作方式。这样当你没有什么现实压力的时候,你就有更多空间去真的做一些实验,做一些探索了。不用说我做一本书,它一出来就得特别完美,然后还必须大家都来买,我们不想要做这种一步到位的,而是注重一个视点,一本书的发展过程,怎么想的就怎么做,不去考虑一些无关紧要的现实因素。

每次我们觉得有必要把一个“手册系列”编成“小草系列”的时候主要考虑的是这几件事:在前一版的编辑基础上,保留一些核心的旧照片,加入些新的照片,从而对最初的构想,点子或者感觉上能再往前走一走,至于往哪个方向,是拐弯儿还是怎么,都取决于作者与编辑之间的沟通。

因为“小草系列”的版面要比“手册系列”大,而且从胶订改成骑马订了,拿在手上的感觉有了变化,翻页的感觉也变了,排版相应应该有些变化,之前的一页一图的模式也许不再适用了。

作者一般来说不会对变动有异议,我们也积极的和他们交流沟通,商量什么的。如果自己编辑的话,有时候是很累的,也挺麻烦,视点也比较主观,难以取舍。

D:始终都能找到符合你们“要求”的照片与人吗?只有ins和tumblr吗,可能这只是一小群人的状况,如果你们想要的是21世纪的摄影情绪,是否还会有别的选择渠道?

M:到目前为止,寻找合适的出版人选并不难,不过要花些时间。你得自己先泡在网上,各种留意,各种找,有时候观察一段时间觉得不错的,就和他们互动。一般来说,风格类似的作者,总会有些微妙的关联,老是我们发现一个人,就和后来又发现一个人认识,谁谁谁的朋友,二舅子,三姨妈,这种,特别有意思。有时候甚至你就留意一下平时的赞啊,转发什么的,就能发现一些有趣的人。当然现实生活的时候,机缘巧合之下也能发现一些人,不过那样比较没谱,有时候这个人有意思,但是拍的也许不对路。

拥有新理念,新想法,玩的偏的人肯定是少数,这没什么可说的。我们的关注范围也不是地域性的,网上那么多有意思的人呢!

D:为什么会是modes vu这个东西作为出口呢,你们确定它的唯一性吗?对于它以后在你们各自生活中的部分,会参与到什么程度呢?

M:Modes Vu的重要对我们来说就是,它是个能把你的个人想法变成现实的一种途径,这是世上最大的奢侈!至于唯一性… 作书又不是魔法,可以返老还童,腾云驾雾了,反正就是喜欢了,就给干了。这并不简单,因为你得热爱,你得相信才行,你才花时间做。目前为止我们也没发现周围有像我们这种视角特殊的组织说非学术性的去探索新摄影风格的。Modes Vu的内在价值,我们很清楚,也坚信。虽然不是全职做,但是真正的注意力,心力还是放在我们的出版上和一些衍生项目上的。

采访时间/

2016年5月

几本新书

R0053765_1024x1024

Authored by NEO

A first visit to a funny city

4.5″ x 6″ (11.43 x 15.24 cm)
Full Color Bleed on White paper
52 pages

R0053685_1024x1024

Authored by Melissa Ellis
Edited by NEO
Why am I alone?
Page Count: 52
Binding Type: US Trade Paper
Trim Size: 4.5” x 6”
Language: English
Color: Full Color with Bleed

R0054419_1024x1024

Authored by Luke Casey
Designed by William Davis
Text by Ming Lin

In a porous city many roads lead outward, but few find direction in the unknown. Ringing two times strong, the final lyrics of Girl’s Day’s “Something” plea indeterminacy: Are we over? Are we over?

Documentation of video and photo-works by Luke Casey exhibited at Display Distribute, Kowloon, Hong Kong, 2015.

4.5″ x 6″ (11.43 x 15.24 cm)
Full Color Bleed on White paper
36 pages

DSC01834

想了解更多

就去他们的网站!

http://modes.works

 

abC Interview | Through

 

那段时间每天早晨走进恒庐美术馆,右转下楼,见到志愿者大多比我们到的早一些。开射灯,一起整理桌上的书,等待来看书的人。从9月22日一直到10月3日,即使因为各种原因,我们可能并没有做多大的宣传,也并没有把书展做成一个热闹的书市,仅仅作为一个展览——各方面都低调的展览,还是有不少人过来看书,数每天展馆关门的那一刻人最多,没有一次准时闭馆的。

两个月过去了,那时候我还激动地找了很多位参展人说要采访他们,之后又决定把部分参展书籍留下来,在我们的淘宝网店上做一个书展的延续,结果就,竟然快到年底了。一方面自己最近实在抽不出多少个人时间来整理资料,一方面我又担心这种方式到底能不能有效地让别人看到这些参展人的作品。对,我说的是作品。特别是指参加自由出版单元的各位。因为在接触的时候,我感受到每个人的出发点,那不能因为它的样子就统称为书,他们的想法很多都是从自己开始的。也许在你看来它们渺小到可以忽视,但不可否认,每个人的成长过程里都经历了这样的不成熟不自信,它微弱却又大概是变更好之前的最好的状态。

夢廠也一直通过各种方式记录着这些瞬间,不管是最初的电子刊物,还是现在每周的微信。所以从本周开始,我将抽空放上来一些书展结束后我与他们的对话。同时,淘宝网店也已设立书展分栏,上架了部分书籍,欢迎购买。我们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慢慢记录书展的故事,说不定书展就会这么一次一次地办下去了。


本周记录 /《through》

创办者/

th.studio,成员为一张“纸巾”和一片“叶子”,纸巾在北,叶子向南

创办时间/

2012年

南来北往-封面

through NO.1-《南来北往》
侯孝贤说“最好的时光,是哪一段并无太大意义,因为所有的时光都是被辜负被浪费的,也只有在辜负浪费之后,才能从记忆里将某一段拎出,拍拍上面沉积的灰尘,感叹它是最好的时光。”所以,我们的纪录并没有特别大的意义和目的,它只是一种过程,这过程也是未知的,所以同样令人着迷,纪录了他们的成长,也见证了我们的成长,这就是最好的时光。

怪癖-封面

through NO.2-《怪癖》
我是那么地喜欢这些有着“怪癖”的人,因为“怪”,所以独一无二,因为“癖”,所以特立独行。记得很小的时候写文章,在末尾处写道:“遇上一个绑匪,爱上他,并和他浪迹天涯”。这些存在于我们生活中的“怪癖”,其实它并不是那么独特,是谁定义这就是“正常”,那就是“不正常”。
所以,生活中都是怪癖,生活中没有怪癖。

th.three6

through NO.3-《一天》
纪录了居住在全世界7个不同地域的8个人在2013年11月10日那一天所发生的事,我们总是期盼这一天会发生什么新鲜事,但这一天好像发生了一些事,又好像没什么事,最后一切都将保持原样。
你是否还记得那一天的你做了什么呢,又或者是昨天以及过去的每一天,没什么高谈阔论,这只是一个平凡的纪录,有趣的抑或无聊的,它就是存在过。

《through》是一本关于“成长”的纪录型杂志,共8期,目前已出3期。书本尺寸185mm*255mm,52-56P,每次都是印200本,骑马钉装订,全塑封。through,(ad.这个世界,说不透,但都可以看见,并且看得彻底;prep.透过内心,是否能看见你真实的想法;a. 别拐弯了,该到岸了)对于她们来说,则是从头至尾,直至完成。按照她们计划,前7期会关注一些“看不见”的人,看不见是因为他们或许还没被大家熟知,但正努力着行动着。而等到第8期时会再找到所有被访者,不管他们是否仍在坚持。这个过程传递更多正能量并让杂志做得更好,这便是一种成长。

_V5A8875

 

th.three12

第三期杂志内页欣赏

 


 

D=夢廠(魏臻)

Z=through的紙巾

Y=through的叶子

D:谈一谈做下来的感受。

Z:做独立杂志是我现在觉得最自由的一件事。

Y:做八期是我们的计划,目前正在做第四期,都是纸质刊物,出于我们的喜好,《through》开始的初衷就是将我们的想法实现在纸质上,所以电子版目前还没有涉及,当然这也是我们将来会考虑做的。截至目前的最大感受就是……做的好慢啊……(应该也道出了很多读者的心声吧 ´◔ ‸◔`)

D:你们记录了很多“看不见”的人的成长,其实你们自己可能也属于这样的人群,那“成长”对于你们这个团队的意义是什么

Z:“成长”是看不见的,比如我们正在准备第四期,有一个很大的改版,因为已经能清晰地感觉到前三期都有很多不足之处,每一期都能看见自己的改变,不知不觉的,杂志纪录了别人的成长,也同时见证了自己的成长。没什么特殊意义,就像我从一周岁开始每一年生日都会拍一张照片留念,都是给自己看的。

Y:嗯,你说得对,也许我们也属于这群“看不见”的人,但某些时候我会有一些躲避的心理,就像坐公车喜欢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可以看见车厢里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但又不容易被别人发现。对于团队来说,我们要做出实际的事情来,肯定不能够躲避,遇到任何问题的时候就需要去一一解决,这些解决问题的过程就是我们的成长,也是我们做这件事的最重要的意义。

D:请说一说做这本杂志的初衷,以及目前你们的状态

Z:初衷很简单:做点自己想做又喜欢做的事。

Y:恩。初衷就是喜欢,喜欢就有动力。我们目前的状态还是和两年前一样,为别人打工,然后赚钱做自己的杂志,哈哈。但应该不久之后就会有一些改变吧,不仅是我们的生活,也会是即将要与大家见面的《through》第四期。(忍不住感叹下最近身边的人事物好像都发生了很多改变,但觉得这是好事。)

D:你们觉得杂志存在的意义是?对你们自己,还有这个世界,哈哈

Z:我一直觉得独立杂志是一个很自私的存在,不会去照顾“大众”,我没想过要振臂高呼什么宣言,更没想过改变世界,独立杂志只要做好自己就行。我比较喜欢自己把控一些事,一期期杂志做下来,从选择被采访者到编排到设计,都很私人化,就是之前提到的“这是很自由的一件事”。平时的工作会带有服务性,但《through》就会有一种特别“自我”的存在。

Y:对,就是一种很“自我”的存在,我们把那些“看不见”的人事物带出来让大家看见的同时也想让更多人来认识我们。

D:每一期主题是怎么产生的,以及简单说一下你们制作的过程(你们两个人的分工)

Z:主题一般都会确定地非常快且明确,比如第一期《南来北往》,因为大四下半学期,我突然决定北上,作为土生土长的南方人,会有很浓的南北情节,很巧的是,那时非常流行彭坦和老狼合唱的一首《北冬南方》,于是对在南方的北方人和在北方的南方人很感兴趣。第二期怪癖,也是基于生活经验,因为我在画廊工作,发现好多艺术家会有一些怪癖,这些怪癖还会时刻影响着他们创作,觉得挺有意思的。分工很简单,叶子是驻上海办事处,我是驻北京办事处,这两处宝地总有许多我们可挖掘的人,设计两人都做,但事先会定一下主色调,大方向之类。

Y:两个都不是特别强势的人,总是会互相迁就。爱过!(/≧▽≦/) 哈~

D:对于《through》的未来,有什么想做或想说的

Z:《through》只有八期,即使做完,Th.studio还在,希望未来还能有现在的这种真诚和热情继续作自己想做的。

Y:《through》的未来没有很遥远,就是顺利得做完八期,然后筹办一个关于《through》的展览,如果那一天所有曾经的受访者都可以到现场,我一定会哭惨的。也许还要等好几年,但一定会有这一天!八期而已呢~

 

采访时间/

2015年10月

 

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在这里给我们留言,我们可以转达。也希望你们能有空关注《through》的信息。

豆瓣:http://site.douban.com/214597/

微博:http://weibo.com/ttthrough

微信号:through_zine

希望这个8期的计划能始终拥有它自己的力量,就像她们自己说的,现在的真诚和热情是最珍贵的。

wei.

th.three2

abC Interview | Fu Yumeng 富雨萌

一篇篇采访做下来,其实得到最多收获的是自己。特指工作的方式。有时未能找到资料而提出科普类的问句,还不如直接问对方后再想自己到底要问什么。不过倒是不在意重复问题,不同时间想的也不一样,至于对方是否会说的不一样我也控制不了。

持续做书展的回顾,不仅仅是一开始说的想要细细介绍做书人,而更多是在让自己进去这个领域,尽量撇开偏见。以自己体会最深的不同专业有不同的思维方式这个方向切入,对于每一个人的开始我始终好奇,这是在整理每一次问题时发觉的,尽管平时我总说自己对任何事与人都缺乏好奇心。就好像自己创作,对材料,表现方式,和自己想要的非常焦虑。所以总是问对方这个过程,自然能带出每一个人的喜好和习惯。

今天介绍的这位也是一样。她用画面去表现个人化的思考和经历。看上去简单,但作为对自己的审视,不失为一种合理的探索。以下进入正题。


Yumeng Fu

爱丁堡艺术学院,Illustration,MA

2015年9月参加DREAMER艺术书展,书目METRORhythmical Narrative

 

关于书

“书是我最喜欢的载体之一,它既传统又存在无数种可能性。它能轻易地承载时间、空间和传递情感。”

 

第一本书

“旋律由音符组成,聆听是需要记忆力的体验。只有记住之前的音符,才能“听到”旋律的存在。在这一点上,书和音乐很相似,阅读也是需要记忆力的体验。除此之外,翻阅的节奏、书页的安排、以及内容的丰富性,和音乐的韵律有很多相似之处。

于是我的第一本书Rhythmical Narrative(有韵律的叙事)探讨了如何在书籍的叙事中表现出音乐的韵律。

1_rhythmical narrative

Rhythmical Narrative

 

“我很难定义自己的作品类型,它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艺术家书,也不像独立出版物。不如说它是一件独立的作品,只是用了书的表现形式而已。”

METRO

“毕业之后刚刚工作的那段时间,我对自己的生活产生了很多困惑。有一天我走在地铁站里,看到站台的平面图,像一个问号。我觉得它很能表现我当时的状态: 对于现实的懵懂,以及对于未来的不确定。

METRO讲述的即是在这种焦虑状态下对于所处城市的感知。这些感觉虽然都是很个人化的体验,但却很真实。

在这本书里,我一如既往地用了很多隐喻。人们长期处于现实中,反而容易忽略现实。然而在隐喻中,现实却更容易被找到。隐喻是我的思考方式,也希望能够激发观者的思考。

封面

METRO-“书的封面即是一张问号形状的地图”

“整本书32 页,A5 大小,浅蓝色纸张上数码打印。我想让这本书呈现最普通也最真实的状态,将解读的权利转交给观众。对于生活的体验,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独特理解。”


 

D=夢廠(魏臻)

Y=Yumeng Fu

 

D:创作至今,你心中的疑虑?或者,经常想的问题。

Y:如何用新的方式去表达。

我很容易对做过的东西产生厌倦,我一直想尝试新的东西,所以一直会想如何使用新的材料啊,或者是不同于以前的表达方式。

 

D:你有没有想过,你想通过作品表达的观念和作品实际呈现的样子,这两者的关系?以及你会怎么处理这样的关系?

Y:不会特别去想这个问题,但是大多数情况下我做出来的东西和当初的设想会有不同。我觉得这是挺有趣的一件事。我不喜欢那种想好做什么,然后按照自己的想法一模一样地做出来。相比之下,我更喜欢那种开放型的创作,从创作过程中寻找更多的灵感,最后形成意想不到的作品。我很享受作品变化的过程。虽然实际的作品在形式上会和我的原始想法有出入,但是主旨不会发生变化的。

 

3_moon

METRO内页-“被困住的月亮”

4_light

METRO内页-“孤独的灯光”

5_neon

METRO内页-“霓虹灯光,告知人们要幸福快乐”

6_fish

METRO内页-“自由或是不自由的电子鱼”

D:喜欢你的这些想法,觉得你每次的切入点都有你自己的考虑在里面,感觉是与你自己联系更多,所以我是从这方面理解说,你的作品很难定义它们就是独立出版啊等等这些条条框框的东西。那我想了解的是,目前你从你所经历过的这些人生片段中,体会很深的是什么。

Y:的确,我的作品反映了很个人化的思考和经历。从所经历过的人生片段中,最深刻的体会是要“珍惜时间”哈哈。听上去很老土,但是我的作品其实都是与时间有关的。我觉得是时间影响了我的思考和我的感受。在漫长的时间酝酿中,感觉会变得浓厚。在短暂的瞬间中,感受或许会淡薄,又或许会很有冲击力。时间造就了很多东西,意识到时间的可贵才可以更好地体会生活,感受世界。

 

7_comfortzone

METRO内页-“comfort zone(舒适圈),是选择舒适还是选择打破现状呢”

8_road

METRO内页-“我给了这本书一个开放的结尾:接下去的路是充满生机的”

D:书对于你的意义,以及做这些书对你的意义。

Y:书的内容象征着时间跨度,而形式上则代表着空间。书页的质感与气味又调动了读者的其他感官,因此对我来说是非常完整又浪漫的载体。

做这些书对于我来说更像是审视自己的过程。它们充斥着我的生活经历,我的所思所想。制作它们的过程,也是我思想转变的过程。故事的开始是我一段思考的开始,故事的结束也是我一段旅程的结束。有时候看到这些书,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一部分,无论喜欢或者不喜欢,它们就在那里,我所能做的最好的回应,就是去接受吧。

 

采访时间/

2015年11月

Yumeng的邮箱及个人网站

yumeng_fu@126.com

http://cargocollective.com/yumengfu

METRO已在淘宝店代售

dreamer-fty.taobao.com

abC Interview | Cen Yunwei 岑云蔚

 

20151027-DSC06402 2

 

在看采访前,我必须先放上岑云蔚以及她的作品的介绍,这里会解释到之后出现的几个名词。

岑云蔚

就读于江南大学视觉传达系,现大四;

因为害怕循规蹈矩之后慢慢磨了自己当初的锐气,没有了憧憬没有了对生活的热情选择,所以在最忙碌的大三选择交换至英国Southampton University, Winchester School of Art学习graphic design。还没有正式踏入社会,还没有落脚的地方,因此还要不断走不断走,不断尝试自己想做的东西。

对于印刷出版,一切对于她而言都是崭新而未知的领域。在还没有出国之前,她所认知的版面设计都是单调的,直至出国后逐渐理解从网格到书籍的整个过程,再到认识Risograph才开始想要尝试不断地自行出版,参与从无到有的过程。

 

作品预览

Photobook — Vanish Sonata

daf

这是源于一次偶然的出走。妄想记录下时间的样子。在返校的巴士上对窗外不断按下iphone的按键,这就是我关于时间的日记了吧。经过一片树木经过一路高楼,晃动的低像素影像调成黑白将关于时间的语言赤裸地展现,让我感到惊喜。都说黑白能让我们感觉时光停留,但这样一组偶然性作品却多了一份真实时空感的流逝光影。抓不下住的影像,停不下来的脚步,仿如是我们所处的状态。

关于印刷:risograph的粗糙感让属于数码的精细多了一份情感,油墨不均的错觉让我们疑惑关于照片的时间。

关于装订:把跑动的景象定格扯下,是不是时间也就停下来了?以挂历的方式装帧,每一页都可以随手撕下像是把小跑的时间留住。

 

Magazine — 《笼里笼外》

20151018-DSC06353

老师所安排的江南味道摄影课题让我想起了最爱吃的小笼包!食物,一个作为最基本的支撑生活的元素,同时承载着最多的意义。我们很容易用食物来展开对话交流,同时食物也是区别人群的界线。因此我找来了几个不同的外国人,请他们吃小笼包并聊聊与食物相关的话题。我们总觉得我们在笼里活着,同时亦脆弱得如同小笼包难以承受“出笼”的“伤害”。一个“笼”作为一本杂志的开口,同时围绕“笼”我们亦开始思考更多。其实采访的人是谁不要紧,皆因我们都在笼里。

“一切都像是我臆想的笼,然而我只想好好吃我的包。”

 

大篇幅微观科学画报 — Cuniculum

20150302-20150302-DSC0533727727533022020150302-20150302-DSC05337277275330220 20150302-20150302-DSC05342277275330220

三篇文章,几张低像素的丑照,只能用限定的内容去编写属于自己的出版物,这原本是我在英国遇到的publication作业。从文章之间的联系中找到以“隧道”作为主题,并以隧道的阿拉丁文Cuniculum作为画报的标题。选择A2大画幅的开本初衷只是希望能与“微观”这一词作出对比,但发现当你正在翻阅的时候,便被硕大的页面遮盖,带进隧道。除此以外我选择了不需装帧的画报的形式让科学这一看似深奥枯燥的话题更接近读者,甚至于你可以将每一页都摊平于地面像地毯一般任意“践踏”。

 


 

从准备到最后展览期间,聊过微信,也见过岑云蔚几次面。虽然只是拿一下书过来,或者谈一些展览比较具体的细节,但就是这几次,让我感觉到她对于出版物,至少可以说是她自己的这些作品,有她自己比较充分扎实的理解。于是就有了以下的提问。因为采访是去年10月,当时收到回复后只觉得对于学的东西她真的是喜爱,而现在整理时觉得,也许每个人都有一段这种时期,只关注着学习的专业,热衷于向人阐述自己的作品和观点,以后想来也会是重要的经验。

以下是采访内容

D=夢廠(魏臻)

C=岑云蔚

D:能不能具体说一说出国后学习graphic design,还有从网格到书籍的整个过程,以及你的想法。

C:在大三时选择了交换到英国WSA,因此也错失了在国内的学习书籍设计过程,无法很全面地比较。在英国学习字体设计的时候有过对网格基本的介绍与学习。从对平面设计大师如Wim crouwel和Jan tschichold等的作品research到分析,然后从生活的周边寻找可以发展的网格雏形,这一个过程确实是给了我很多不同的想法。这是一个不断从规范到打破然后重塑的创作过程,将内容规范在网格之中便能保持统一清晰,然而再自行设计网格的形式,架构它之上的排版便又多了自己的性格所在。很多人对于网格的印象都比较死板,但是我在英国所认学习到,其实网格跟花纹很像,是一种会呼吸的规律。

至今我的学习依然浅显,无法说出一些成熟可靠的方法论,很多仅仅是我自己在学习后延伸的思考而已。在我看来,网格的重要性在于它的规范以及便利的方法,让创作有所依据,而不会乱了阵脚。书籍同样离不开网格,但其对版面的网格要求又有所不同。有时候我更喜欢把书籍的设计比喻成一栋建筑的建造,文字跟图像是砖瓦,需要合理砌合编排,形成一页一页的楼层,再者才会有完整的一本书籍。但同时,在书这栋建筑是开一下天窗,弄延展的阳台,在网格间来回设计,建筑便能活起来。我仍然在学习的路上,还在不断地玩弄着网格的经纬。

D:其实从思维方式上国内国外完全不同,你在大三时选择交换,现在回国又面临大四毕业,所以,说一说这两种不同的思维对你的影响。你的Cuniculum,这种开本与“微观”,与“隧道”,似乎能看到一种内容和方式的结合,它实际是自行出版这种创作的内容。而其他两件作品,通过risograph制作,你说risograph的粗糙感给了作品情感。确实好的印刷能给作品更好的呈现,但实际来看总会有些意外和惊喜,也请你谈谈对与内容和呈现方式的结合的想法。

C:其实回头细想,感觉英国一年给我的感受还是有很多,无论是设计思维还是设计方法都有了很多与以往不一样的感受。就比方说老师的要求,很多时候国内的作业比较像是设定好了框架让你在里面走动创作,然而在英国,导师更像是给你一个点,你以此为圆心然后绕着点来走动。因此,自然而然发展到后来作品的成样就不同了。除此之外,还有对作品完整性的思考。比方说文字设计作业,从生活中找到网格,然后抽取元素设计出自己的网格,从网格到字体。然后我继续发想,从字体设计成一个小册子,再从册子发展到空间上,产品上的物件。像这样的在二维与三维空间相互联通思考的设计,其实早就超过了预想中的字体。更重要的,在英国学习时对思考以及实验过程的重视,慢慢让我学习到设计不能只走形更重要的是走心。

20150302-20150302-DSC05346277275330220277275330220

 

 

所以这也就回到了我在设计Cuniculum时候的想法了。一开始我只是很单纯地对着几张老师提供的零碎而又低劣的照片以及三篇各千字左右的短文排版。然后被老师打枪后,我花了一个星期去读去找资料理解内容,然后再自己“画”出文章,把图片撕烂再粘回来再用电脑叠加玩弄。其实这对于我来说这过程就是我慢慢对内容认识。我会觉得过程中我对内容最直观的感受也将会是读者最直观的感受。接下来对形式对排版的设计跟思考都是基于我最初所认定的 “隧道”的概念,不断试验不断修改,从一开始采用不同大小纸张叠加装订到报纸样式的印刷到最后决定A2开本大小的形式,就是一个概念的不断深入和剪辑。

20151027DSC064182277275330220

2

至于risograph,在英参加过workshop后认识,然后机缘巧合回国后发现一位学姐恰好也有这个机器,便突发奇想,把过去的未成形的“笼里笼外”以及“vanish sonata”印出来看看。risograph印刷像是这两个作品成长过程的一个中间站,我不认为riso的效果以最好的方式呈现了我的作品,但是也恰恰通过这样的过程让我继续发现,继续审视我的作品本身。暂且来说,我还没有给我的作品找到最好的归宿,但是riso也确实表达了我一部分的想法,那就是对“情感”跟“不精确”的表达。

D:最后谈一谈今后的打算吧。

C:大四的最后一个学期,我希望能好好完成最后的毕业设计作品。我不敢确定这个会是我最好的作品,但是我希望这个作品能过表现出真实的自己,能够代表我的立场。大四毕业,但是我发现我所想要做的事情所要真正落实的努力,都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采访时间/

2015年10月

毕业顺利咯~~

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在这里给我们留言,我们可以转达。

书展部分书籍已在淘宝网店整理上架

欢迎购买

dreamer-fty.taobao.com